前往杭州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沟通《青春期请家长同行》教材不妥之处的收获

[复制链接]
查看2724 | 回复10 | 2012-8-29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杭州市教育局家长学校总校、杭州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所编《青春期请与家长同行》(千万家长同读一本书,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1 年 5 月)一书,涉及同性恋及青春期性教育有一些错误或不妥的观点,为此近日网友反应很强烈,大家都希望交涉、讨一个说法。我自第一时间从阿强同志和同性恋亲友会诸位家长那里了解到此事,就及时做了两件事情:1、以阿强同志提供的书页照片为基础,写了一篇较长的分析http://weibo.com/2483705731/yyZma7xLr?type=repost。2、@ 杭州、浙江的诸多同志组织、同志活动人士,提出要发起一个联动,一起前往有关部门面谈。但杭同网友,去年十月八日杭州大剧院门口文明抵制孙海英、吕丽萍行动的组织者黑山林说基于各方面考虑,大家还是分头行动比较好,我认为这个观点很有道理,就提出自己第一个打头阵。一些顽固反同人士在一边冷嘲热讽,说你们居然敢对抗政府部门的意思,小心政府把你们当精神病人抓起来云云,还说如果不成功你们就自焚吧,我说你们看我们会不会成功,我们的政府是善于体察各方面真实民意、思想能与时俱进的政府,你们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的老师则善意地提醒说我们掌握的材料还不够多、深入,最好是由专家准备好资料你们带过去,中国教育系统其德育部门长期和“爱家协会”一类的右翼宗教组织有往来,你们不要太乐观,我说我们此去,完全有可能无功而返,但权当作摸底,我对涉及的材料已经有数了,一旦我们初次行动失败,我们再想办法组织后继行动(我还对本地同志组织的一位干事说我们打头阵可以,但你们不能有给猫挂铃铛的老鼠的心理)。

事不宜迟,我们行动了。我中午给浙江爱心工作组负责人、中国知名的同志及防艾公益人士王龙老师打了电话,他表示愿意一起去,我们约好下午在杭州市孩儿巷 6 号杭州教育综合楼门口碰头,教科所就设在 5、6 层,我一早找好了交涉对象,所谓教育局家长学校总校是一个筹备挂名而无机构实体的所在,所有的青春期性教育工作都是教科所德育研究中心在全权运作。我早上去之前做了不少事情,主要是从网上找各种可靠的报道、资料,像 APA 关于同性恋及其“治疗”问题的立场声明及研究报告等,PDF 加 word 文档一共是 31 份文件,归为 MSM 艾滋病问题、成因研究及进化论、青春期教育读本问题分析、跨性别入门、联合国日惹原则及有关决议、美国心理学会及各大学术团体立场、同性恋青少年自我认同及家庭接纳、同性恋去病理化、同性恋入门、校园反欺凌等 10 个文件夹。我原本是想把这些材料统统打印出来的给对方的,但后来只打印了我写的那篇分析文字,阿强及亲友会的通讯报道、亲友会 18 位同志家长的呼吁信、人类同性恋科普知识不完全汇总(包括 Damien Lu 博士两篇关于性倾向的同志答问、万延海老师《中国同性恋走向正常》一文、刚去世的美国女宇航员的出柜、伦敦奥运运动员的出柜、台湾疾控部门高官就同性恋议题表态、阜阳疾控销毁“不搞同性恋”台历并正式道歉、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高官国际不再恐同日表态等内容)、动物界同性倾向 / 同性性行为与进化论新观点、南方报系关于校园恐同欺凌的调研、昆明第五次全国学校性健康教育研讨大会美国学者关于全面性象教育和单一禁欲教育的效果比较等粘贴集中性质的 word 文档,其他的内容就直接现场 U 盘拷给他们。

下午两点前后,晚夏午后,骄阳似火,我早早等在了孩儿巷 6 号教育综合楼门口,不一会儿王龙老师也电动车过来了,我们一起按了去 5 楼的电梯按钮。装修尚可但很狭小的写字楼走廊,一间间科室门紧闭着,目前学校正放着暑假,但他们应该是上班的。5、6 楼之间有一块指示牌,上面写着 508 德育研究中心,我们敲门,开门的一位男老师神情很冷漠,我们向他解释来意,说我们是来交流青春期教材有关问题,他说叫我们找隔壁。恰巧这时隔壁的一位穿粉红格子衬衫的男老师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我方才在楼下就看到了他),他倒是蛮认真、蛮热情,一看就招呼我们进去了,我们再次向他说明来意,我主动出示了我的浙江大学博士研究生学生证和中国疾控中心、中华预防医学会、中盖国家项目办颁发的 MSM 防艾干预员证书,王龙老师则递给了他一张名片,王老师是中国同志公益领域的知名人物,头衔很多。我问那位男老师《青春期请家长同行》一书哪里有卖,因为我新华书店没看到,好像是一年前出版的,男老师说这个书其实都是印多少内部发行、赠送多少(学校、机关单位一直是这种任务摊牌),所以虽然有正规出版社,但市面上肯定是没有的。王龙老师说这个书你们能送我们两本吗,那位男老师很爽快、很卖力地到处翻找了起来,一会儿果然找出了两三本,王老师拿了两本,说一本给阿强同志寄过去,我拿了一本。我问那位老师您贵姓,他说我姓郑。

接下去,就是进入正题了。郑老师人还是比较热心、比较和善的,我们也抱着交流达成共识的原则和目的,绝不先入为主。郑老师问我们关于这个教材你们有什么要说的,我可以转达,因为主编老师不在。我说不知郑老师您有没有去关注过近日网页上、微博上,关于这本教材,我们认为青春期性教育在中国很需要、很稀缺,但遗憾的是内中一些观点可能存在不妥,所以想来和你们作一个学术探讨,网友们已经反应比较强烈,但我们还是想抱着解决问题、宣传科学的出发点,来和你们作个沟通。郑老师说哦那你说,哪一页,因为我不是主管这本教材的,所以我不是很清楚,你说说你的观点。我说其他的都不用说,就两点,其一是同性恋议题,教材 61 到 64 页,网页照片也都在,我也作了分析,其二则是阿强同志和亲友会执笔的、发表在爱白和淡蓝网上的通讯,还有同性恋亲友会 18 位同性恋父母的联名信,其中还说到一个婚前守贞的问题,这是反科学、反人文的,以往浙大和云南省教育厅都搞过,对方那个宗教组织的名声很臭,搞一次大家骂一次。我一边说一边把厚厚的打印材料一摞摞递给他,郑老师特别是听了同性恋亲友会 18 位父母的呼声,神情开始认真、重视起来,当我说到禁欲教育的无效以及第五次全国学校性教育大会上美国专家对全面性教育和单一性教育的对比分析时,郑老师神色为之一振,饶有兴趣地说这次会议他也和他们领导去参加的,会上那位美国专家他们还专门和他做了交流,《认识性学》一书最新版他已经拿到,他介绍说这部教材的主编韩(似萍)老师就是他们科室的书记,她当时是着重向大会介绍这本教材的,但其中的这些内容会场上方刚等各位重量级专家就提出了较为严重的质疑,事后韩老师跟他们私下里说这本教材涉及同性恋和婚前禁欲的这些内容可能要大修改。到此为止,我再次确切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除非是那些个极端保守、固执的原教旨主义者,而在我们这个唯物主义无神论国家,大家毕竟还是认科学和人文的,所以观点是可以沟通的,人是可以说服的,只要摆事实讲道理。郑老师看到我拿出这么多厚厚的材料,说可以帮我转达给韩老师,以帮助她改进教材内容,问我是否可以复印,我说这些材料我是专门准备好拿过来送给韩老师看的,毕竟大家的初衷都是好的,都是想把青少年性教育工作这块做好,郑老师颇有点激动和不好意思地说是啊是啊,那就太谢谢了,也难得你们这么热心、认真啊,我说郑老师您有电脑吗,我 U 盘上还有更多 PDF 的原版电子书,包括联合国、美国的文件,包括校园反欺凌调查报告和美国同性恋亲友会、台湾、香港出的性少数人群学生包容与接纳有关教材,所有的链接都在这里,像什么世界卫生组织立场等等,韩老师如果修改教材,那么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免了四处搜索之苦,现成的、最重要的资料打开就有了,他听了更高兴、更感动了,连连说你拷过来,就拷在我电脑上,我一定转达给韩老师看。随后接下来的时间我和王龙老师又同郑老师谈了一会儿同性恋和婚前禁欲的话题,王龙老师说我们一直都是做同性恋和特定人群的艾滋病防治工作这块,我们自己也是同性恋,对这个人群很熟悉,绝大部分同性恋者都是天生的,像我们就是,我说《青春期请家长同行》这部教材之所以说在同性恋有关问题方面犯了错误,是因为混淆了诸如同性恋和青春期同性依恋、境遇性同性性行为、跨性别之类的疑似现象,人的先天性向表现很复杂,哪怕是一些保守但不失客观的教育家,也都是强调冷处理、淡化处理,如同不提倡早恋那样不提倡未成年人同性性行为,但也不刻意“预防”,因为这反而会加强当事人的心理负担,我说青少年青春期他有时候很难控制,可能发生与自己的真实性倾向一致或不一致的各种性行为,所以这个时候最实用的是包括安全套使用在内的安全性行为教育,但把性倾向和性别身份认同的权利和余地留给当事人,这样最好,“爱家协会”的“守贞教育”这个提法本身就不科学、反人道,“禁欲”是宗教思潮在作祟,“守贞”是封建遗毒,怎么好这样公然在青少年里提倡呢?我们要教给青少年安全意识、责任意识,但一些传福音者叫我们婚前守贞,不要手淫甚至梦遗,他生理成熟了,憋精难道不要憋出事情来吗?我觉得教科所德育研究中心在制定这类教材的时候,如果要求助于某个领域的专家,外地的不说,本地的像浙一医院精神科专门研究同性恋问题的许毅主任、杭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皮肤性艾科的时代强主任等都可以请教,时主任就明确认为应该允许年轻人“试婚”,不赞成婚前禁欲 …… 郑老师面带微笑、饶有兴趣地听着,说好的你们的这些材料、想法,我一定原样转达给韩书记韩老师,她明天就应该上班了,要开学了,我想韩老师应该这段时间之内会给你们打电话,她是专门研究这个的,有兴趣完全可以专门请你们来介绍经验、洽谈,王龙老师说我们本地好几个同志组织,工作都做得很好,如果来,希望他们也能一起来,郑老师笑着说好行,我说我和一些大学生团体比较熟,青春期性教育的经验完全可以打通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如果以后大家需要联动搞宣教,我一定尽力帮忙引荐,郑老师很高兴。

王龙老师给郑老师、韩老师留了名片,我也留了真名、常用化名(就是这个)、电话、QQ,因为韩老师不在,郑老师还有其他工作,我们就先行告辞,郑老师送我们到电梯口,等我们进了电梯关上门才离去。我们觉得这次沟通虽然是初步,但还是比较成功的,学马克思、学科学、学人文要学一辈子,摆事实讲道理,实事求是,乃是天下之公理。韩老师可能会打电话给我们,既然她已经说教材要大改,就不会对我们的意见和材料冷漠甚至敌意对待,我对郑老师说我们的材料都是有根有据,不像他们反同阵营有些人随便网上这种毫无根据、自编自导的网文也会拿来撑腰的,那当然是立不牢的。即便就是韩老师不打电话来,郑老师转给她的材料她也会去看,看了以后认识、思想就会起变化,哪怕就是这样的一种转变,在我看来都是有意义的,这本教材纵然成事不说,以后的教材、科普、论文,思路、观点也会更新,更加符合客观事实。

                                                         同志哥

                                                      2012 年 8 月 29 日

其中关键的两点漏掉了:

1、我对郑老师说父母、学校不接纳同性恋孩子,但他们是先天、客观存在的,如果持久地压抑自我,长大以后进入传统异性婚姻,会造成同夫同妻和艾滋病的桥梁作用等很多问题,只有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才需要心理帮助。

2、我对郑老师说今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艾滋病规划署在北京举办教育领域反恐同活动,老师、家长不接纳会助长这种恐同欺凌,这里有一份报告。
匿名| 2012-8-30 01:29
支持同志哥的行动
《青春期请与家长同行》(千万家长同读一本书,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1 年 5 月)一书,涉及同性恋及青春期性教育有一些错误或不妥的观点,如果不及时纠正,将误导成千上万的青少年,也会造众多青少年的自杀,使得千千万万个父母失去孩子,而成为空巢老人。

   这本书中对同性恋、婚前性行为的观点,明显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的水平,一旦发行,其危害性等同于无形杀手,道德杀人是一把看不见的刀。

    从古自今,道德的这把刀不知杀死了多少人,因此,我们呼吁,出版者一定要尊重客观事实,放下“屠刀”,正确引导青少年。
   进入青春期的男孩、女孩手淫自慰,完全是一种生理现象,与道德无关。

  上世纪80年代很多书中都把手淫自慰说成有害身体健康,有的书甚至说“一滴精、十滴血”,使得一些无法控制自慰的青少年,重的自杀或患者精神病,轻者得失眠,甚至背上沉重的包袱。

  
本帖最后由 又见炊烟升起 于 2012-8-30 14:39 编辑

  进入青春期的自慰行为,简单的说那是因为正在发育,精力过旺,荷尔蒙分泌的比较多
小田 | 2012-8-30 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同志哥
喻见 | 2012-8-30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书的作者智商拙计= =
黑山林 | 2012-8-30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专门登录来支持同志哥!
火龙天 | 2012-8-31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同志哥的粉丝不少呀!呵呵!
流浪的鱼~ | 2012-8-31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淡然一笑 | 2012-9-3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专门登陆账号来支持,顶!!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